快速查题-高中语文试题

高中语文知识点
筛选结果 共找出58
对《琵琶行(并序)》中词句的理解,不恰当的一项是

A.“嘈嘈”形容弹奏动作的粗重,“切切”形容弹奏动作的轻细。
B.“间关”形容鸟声婉转,这里指音乐的流畅悦耳。
C.“别有幽愁暗恨生”,是说音乐勾起听众内心深处的愁思和怨恨。
D.“银瓶乍破”“刀枪鸣”形容音乐的激越雄壮,惊心动魄。
下列是对《致大海》一诗的内容的理解和分析。指出其中不恰当的一项

A.诗的第一、二节,写诗人向大海告别。在诗人看来,大海以它的自由奔放展示出它的美,并向世人召唤。诗人与大海一样有着自由奔放的精神,因而诗人与大海在感情上紧紧相联着。
B.第三节到第七节写诗人向大海吐露自己要逃往海外、追求自由的隐秘的愿望,也表达了诗人对失去自由的懊丧,为逃往海外的夙愿难以实现苦愁满怀。
C.第八节到十三节写诗人对拿破仑和拜伦的追念,他们与作者精神相通,也与大海的精神相通。这里表达了诗人对前途深感渺茫,壮志难酬,哀叹了人们的不幸命运。
D.第十四节和第十五节写诗人向大海表达决心,要把大海的自然景观和气势带到森林和寂静的荒原。
对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一词中词句的解说,不正确的一项是

A.“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”,“烈”,猛烈,劲厉。“长空”,广阔的天空。“霜晨”,有霜的清晨。
B.“马蹄声碎,喇叭声咽”,“咽”,本意是声音因梗塞而不顺畅,这里用来描写军号声在清晨的寒风中听起来时断时续,呜呜咽咽。
C.“雄关漫道真如铁”,“雄关”,雄伟险要的关口,这里指娄山关。“漫道”,不受约束地说,随便地说。“真如铁”,真像钢铁铸成的那样牢不可破。
D.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,“从头越”,表面是说红军从山头上越过,深层含意是革命遭受挫折。在遵义会议以后,革命斗争要重新开始跨越艰险,夺取胜利。
对诗中的人物形象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

A.兰芝勤劳、善良、美丽、聪慧,外柔内刚,忠于爱情,有强烈的反抗精神。
B.仲卿善良、孝顺,虽对爱情忠贞,对封建家长不满,却显软弱,不敢反抗。
C.焦母蛮横、势利、庸俗、愚蠢,独断专行,是一个摧残青年爱情的封建家长。
D.刘兄性情暴戾,趋炎附势,见利忘义,冷酷无情,是一个庸俗的市侩小人。
《大堰河——我的保姆》一诗中的第3段的“大堰河,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”与第12段的“大堰河,今天,你的乳儿是在狱里”两句在结构上的作用是

A.首尾呼应,从回忆转入现实,使时间线索更清晰。
B.强调作者和大堰河是被养育与养育的关系。
C.排比,加强语气,抒发愤懑的情绪。
D.对比大堰河的生活和作者目前的处境,衬托怀念之情。
对《再别康桥》中第二小节主旨理解最恰当的一项是

A.对旧日恋人的思念
B.我热爱这大自然的美
C.康桥在我的思念之中
D.对金柳波光的赞美
关于《雨霖铃》的说明有误的一项是

A.“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”写出了离别的时间、地点,而且渲染了离别的气氛,景中有情。
B.“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”衬托出旅人前途的渺茫,情人相见之无期,景中含有一种无边无际的离愁别恨。
C.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”这一句妙就妙在景中有情,以景衬情,情景交融.这是柳永的名句。
D.全围绕“分离恨”而构思。先写离别之前,重在勾勒环境;次写离别时刻,重在描写情态;再写离别后的情况,重在刻画心情,层层深入,尽情描绘。
关于大堰河的形象,下面理解不恰当的一项是

A.她是一个情感麻木的穷苦人。
B.她穷苦、善良,给予了“我”母亲的温情。
C.她是那个时代中国劳动妇女的缩影。
D.她一生辛勤劳作,却无力改变自己悲苦的命运。
下列对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的分析鉴赏,不正确的一项是

A.“西风烈,长空雁叫霜晨月。”这两句极为精练传神,不但交代了红军进军娄山关的时间、气候和环境,而且为下面进军的壮行渲染了气氛。
B.“马蹄声碎,喇叭声咽。”这里“碎”字表现了马蹄踏在结了霜冻的岩石上发出的碎、杂乱的声音;“咽”字表现军号声在寒冷的西风中抖动振荡,时高时低,时断时续。用字之妙,深得词学家赞赏。
C.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的深刻内涵是:虽然革命力量被“左”倾错误葬送殆尽,但我们以遵义会议为新的起点,再从头走起,走向建立新中国的胜利。
D.词中晨景雄浑凄清,黄昏景色壮阔悲凉,加上行军的艰难和战斗胜利后的豪迈以及历史的沉重感,构成了深沉厚重、悲壮慷慨的意境,十分耐人寻味,具有英雄史诗般的格调。
对《再别康桥》一诗中诗句含意的分析不准确的一项是

A.“轻轻的”来和走,写出了诗人只身悄悄来到和离开康桥时的情景。
B.写柳树倒映在康河里的情景,浸透了诗人无限欢喜和眷恋的情感。
C.明明是一潭清泉,但诗人偏说不是,而是天上被揉碎了的彩虹,和漂浮在潭水上的水藻相杂在一起,沉淀在潭水深处,如同彩虹似的梦一般,鲜明地表达了对母校的敬仰之情。
D.第六节将“笙箫”和“悄悄”“夏虫”“沉默”这些无法调和的事物连接起来,意在表明诗人的离情别绪的不可遏制。